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发布于: 2020-07-16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兰姐将铁笼裏的纸皮放到手推车上,推到附近回收舖变卖,无形间为社区减废作出贡献。(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葵芳智芳街资源回收站试行一周后,商户、街佬及拾荒者彼此磨合,非繁忙时段做到「垃圾不落地」。(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商户丢出的垃圾由「街佬」定时推到垃圾站。(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实验需靠商户合作,将不可回收的垃圾丢到双头车,可回收的纸皮与发泡胶则放到铁笼。(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街佬与拾荒者合作无间,是社区的环保大使。(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陈妙珠(右)向义工解释实验理念和实际操作。(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朱汉强(刘焌陶摄)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未来城市:智芳街 资源回收站的启示

葵芳智芳街是香港许多住宅旧区的缩影——因为人的生活所需,商店售卖各类食品、日用品,每天产生大量的纸皮盒和发泡胶箱,区内基层市民为了维生或帮补家计,将它们捡拾变卖,整理过程难免製造混乱。

旨在透过改变垃圾处理流程、改善环境卫生问题,做到「垃圾不落地」、不惹街坊嫌弃的智芳街资源回收站,十月六日正式启动,以一个大铁笼介入拾荒者与不同持份者之间本来的关係和使用空间的互动,实验证明……

丢弃、回收的矛盾

葵芳智芳街是一条宽阔短小的行人路,两旁是民居,地舖有猪肉档、菜档、鱼档、烧腊店、卤水店、麵包店和凉茶舖,也有一家当舖、文具店和小型珠宝店,俨如一个小型街市,是附近居民每天买菜的必到之地,人流络绎不绝。商户每天产生大量如菜渣、肉糜等垃圾,以及盛载货物的即弃容器如发泡胶与纸皮。现行制度下,此类商业垃圾不能丢到街上的垃圾桶,需由商户自行处理。

朱凯廸荃葵青团队行政及社区干事陈妙珠解释,一般情况下,商户会付钱聘请「街佬」帮忙把垃圾推到附近垃圾站,智芳街亦不例外,街佬会将一部大型双头车停泊在路中心,两旁商户将垃圾丢到裏面,他有时亦会帮忙收集。与此同时,拾荒者兰姐和她的丈夫会从垃圾中抽取可以回收的废品。如此运作长久以来衍生出环境卫生问题:由于街佬同时负责处理附近其他商户的垃圾,他与垃圾车不会长期驻守,或者当垃圾车已满又未及清理时,商户就会把垃圾乱放一地。为了方便,商户亦习惯将垃圾放在可回收的容器内丢弃,当兰姐从中拿取可回收物时,过程中难免会将垃圾掉到地上。髒乱的景象,令附近居民把该处当成垃圾堆,经过时偶尔会丢掉自己的垃圾,形成恶性循环。恶劣的卫生情况影响生意,商户常向食环署投诉,问题却一直未解决。到场的执法人员时常将兰姐叠放好的纸皮和发泡胶收走,引发冲突。

一场资源回收的实验

「我们在想,这个地方究竟是哪裏出问题了?不同人各自遇到什幺问题?发现这地方在丢或执垃圾的系统可能需要改变。」于是团队构思一个改善方案,尝试邀请使用智芳街空间的不同持份者开会,平衡大家的意见后加以改良。团队发现各方立场并不明显对立,「大家都有共同目标:想卫生点,想做到回收,总要想办法处理这些问题,如何做到共融?」

「我们想,是不是可以在丢垃圾的过程中,店舖先处理一下,至少将垃圾丢到正确、不会掉落地上的地方,这已经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十月六日实验正式启动,取名为「智芳街资源回收站」,硬件上只是一个巨大铁笼。整个操作尝试在商户和街坊丢弃垃圾的习惯中植入「资源回收」的概念──当天团队带领义工分为两队,一边向两旁商户解释,邀请他们先将垃圾从纸皮和发泡胶箱中倒到路中心的双头车,再把纸皮和发泡胶箱放到铁笼裏。另一头的「环保小队」则从旁监察指引,期望做到「垃圾不落地」。当日现场所见,有商户依然跟随昔日习惯,将垃圾一併丢到双头车上,亦有店员合作,愿意前行数步将纸皮放到铁笼裏。

怎样的公共空间适合拾荒群体处理可回收废品?是次社区实验的迴响或可为日后各区提供参照。「一係向政府申请,还要政府划个位。笼要高啲大啲,这裏店舖多,一个阿姐执得几多?除非有两个笼,不断车走。」一个扔垃圾的大叔向义工反映。需要闢出一定位置,也有老闆反对:「不要霸咁多地方,搞到周围乱糟糟。以前兰姐未做之前,垃圾佬直接车去垃圾站,好乾净。」陈妙珠认为这是只顾方便、直接放弃资源回收的做法,遂向商户耐心解释。铁笼现靠近一边铁栏锁定,有商户表示放街道中央更方便,团队顾虑撞伤途人的风险,暂时未会考虑。

集思广益 改造双头车

为改善髒乱的观感,团队本欲在街道放置一个「六六○垃圾桶」(容量六百六十公升),有盖设计可望把垃圾好好遮藏,「跟街佬沟通过,用660其实很难推,而且很深,要捐入去才能拿出垃圾」。团队认为所有持份者,包括负责操作的街佬的意愿都必须考虑在内,于是决定暂时继续使用双头车。沿用双头车,有渣滓汁液从车上滴下,地上出现污水。「应该用发泡胶,用六七个来垫底,怎会漏水呢?」戴着围裙的阿姨跟义工反映。团队随后马上与街佬商量,最终决定为他的双头车垫上一层薄薄的木板,改善滴水情况,同时不增添他的负荷。

拾荒者减清洁工负担

今年六十七岁的兰姐,在智芳街一带拾荒多年。她这头利索地拆除纸皮上的胶纸、索带,那头开胶樽,让喷流的水均匀洒到纸皮上。储满一车便会推到附近的回收舖卖掉,「每天车三四转左右,有时卖一百元一车,有时卖六十元一车」。除了纸皮,兰姐亦会到街的另一端,帮丈夫将零散的发泡胶盒整理綑绑。「靓的三个叠在一起,不靓的就这样塞满,绑好。」她指菜店每天会向她回购完好的发泡胶盒,九条卖五十四元(三个发泡胶盒为一条)。残破的同样三个一条,盒内塞满破碎的发泡胶板,分散放置在附近后巷,每天回收公司自行驾车收取,每半月或每月跟她结帐,数量点算靠个「信」字,「最便宜时三元一条,几多条我都不会记得」。本是互惠互利的关係,她指有商户却每天十二点打给食环署投诉,「(执法人员)不是罚我钱,如果我在就和他们斗抢(纸皮和发泡胶盒),趁我走开了他们就会搬走」。

朱凯廸荃葵青团队早前曾统计智芳街的商业垃圾数量,发现每天大概弃置约二百八十个发泡胶盒中,兰姐处理了接近九成,累计每月总数七千多个发泡胶盒。兰姐一天卖四次纸皮,每车约七十公斤,以每天二百八十公斤的数量计算,单单是她,一个月就处理掉区内八千四百公斤纸皮。「如果将这些纸皮和七千多个发泡胶全扔到垃圾站,垃圾量会大大增加。」陈妙珠表示,拾荒者除了帮忙减废,亦同时帮忙减轻清洁工和街佬的工作负担,「街佬本来一天推二十多次垃圾到垃圾站,减除兰姐抽走的废品,一天只需要推十架车走,对他来说轻鬆了」。

她认为大众对拾荒者回收废品的认知只聚焦于卫生问题,忽略其他正面影响。「几十年来都无法解决,所以这不是投诉赶走就能解决的问题,其实要思考需要怎样的配套才能做得更好。我们觉得每一个持份者都需要稍稍鬆绑,接纳彼此的观点」。试行一星期,陈妙珠笑称有街坊拍照记录,讚现场卫生情况大有改善,下一步他们将针对繁忙时段未能处理的乱况构想对策。团队希望若行之有效,是次实验可供政府在废品处理方面作参考。

香港空间密集 便利回收

拾荒者透过分类回收减废,绿惜地球环境倡议总监朱汉强称,暂未有团体正式统计拾荒者的工作成果于全港回收量所佔的比例,但他引述环保署数据,香港的废纸回收率约五成,换言之每天四千公吨的废纸中,有二千公吨未被回收,直接丢到堆填区,显示尚有很大处理空间。他指出,虽然香港城市空间相对小,但这种密集正为回收提供地利因素,「欧洲等地,人们住得分散,要收集一定数量的废纸可能要驾驶。你看弥敦道、西洋菜街,一大堆药房,收集的成本相对低很多」。拾荒者收集便利,稳定的供应亦令街角回收舖成行成市,全港现有约三百家,健全的回收网络成形。

改变观念 鼓励市民回收

回收站启动当日,朱汉强亦有到场视察。他认为这种设计关键不只是硬件配套,更在于社区关係的建立,让商户重新确立自己在回收过程中的参与角色,「不是畀钱买服务就算」。香港政策上要如何支援?社区空间上应该怎样规划?朱汉强认为首先要肯定拾荒对减废和创造社会资本的效益,否则不能突破当下困局,「现在废品在垃圾桶裏或垃圾站裏属于公帑,严格来说,任何人都不能取去」。要改变观念,政府需接受社会并非均富的现实,客观中性地看待拾荒工作,才有修订法规的可能,「比如某些时段,是否可以容许人们去拿垃圾桶、垃圾站的废品?」他认为甚至不应将回收分类工作限制拾荒群体参与,举出台湾垃圾回收的例子,「除了有法规配合,让清洁工落力去回收的原因,是分类回收品卖掉后,部分的收入可以分给他们」。不必刻意标籤某个群体,多管齐下,容纳不同基层人士参与,一方面更具效益,亦能展现对不同基层群体的尊重和关怀。

让拾荒者得到尊重

要在社区进行资源回收,他认为除了有盖公共空间比较理想,留意到新兴建的垃圾站均楼高数层,提供容许做分类工作的空间。另外,检视现行的资源回收系统,他认为三色回收桶的管理并不理想,除了开闢新的空间处理分类,亦应由此着手提升回收品质及效益。「现在没人规管,其实很乱,以后的标书可否要求让地方的基层市民参与,由他们管理,类似充当大使的角色,从旁指引提醒使用的人?回收物可以给管理的人做『下栏』。」如此一来,除了可以节省运输成本,更重要的是在非物化的管理下,让拾荒群体或其他参与的基层人士可以充权,成为受尊重的问题解决者,同时教育大众,改善回收习惯。

顾及香港公共空间有限,朱汉强认为废品若能在丢到街上之前预先处理好,也不失为好方法。他建议参考台湾私营机构的「认养」做法,学校和企业将废品自行分类回收,所得金钱支援该区的基层市民,「将他们视为社区的一分子」。指虽然所得金钱微不足道,却能表达对社群的肯定,管理上由机构自行负责亦能简化程序。

文//潘晓彤图 //刘焌陶、受访者提供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前15投0中!哈登创生涯最差,他谢天谢地谢队友

前15投0中!哈登创生涯最差,他谢天谢地谢队友

台北时间4月21日报导,NBA季后赛继续进行,火箭在客场以104-101击败爵士,在系列赛大比分上取得3-0的领先。哈登此役的进攻表现非常糟糕,他前15投0中创

前21世纪福斯CEO接任特斯拉董事长?马斯克意属另一人

前21世纪福斯CEO接任特斯拉董事长?马斯克意属另一人

《金融时报》指梅铎之子 James Murdoch 成为出任 Tesla 主席的热门人选,但 Elon Musk 似乎意属自己的好友。《金融时报》引述两名消息人

前30分钟免费U

前30分钟免费U

近年来在台北市街头可以发现U-bike使用人数增加,u-bike因为租借方便,加上用悠游卡付费前30分钟免费,让许多在住家与公司租还点路线两端的上班族,常利用u

随机推荐